中兽药在家禽疾病防治中的应用

  • 日期:01-16
  • 点击:(1567)


目前,我国家禽疾病防治技术与30年前相比有了质的提高,但家禽的各种疾病越来越严重。我国饲料原料储存技术和饲料除霉技术不断提高,但饲料霉菌毒素对家禽的危害并没有减少,甚至变得更加严重。

近年来“白羽毛肉鸡事件”的真正原因是鸡体内残留了大量违禁化学物质,如抗病毒药物。这一事件似乎给我国整个水产养殖业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可以促进整个水产养殖业的标准化,并逐步走向健康的轨道。为什么与30年前相比,我国动物疾病的防治技术有了质的提高,但畜禽疾病却越来越多?为什么我国饲料原料储存和饲料除霉技术不断提高,而饲料霉菌毒素对动物的危害却没有减少,甚至越来越严重?如何有效解决动物疾病的复杂和难以控制的问题?为了理解这些问题,我们必须从多年来我们的动物疾病预防和控制以及药物使用的概念来分析它们。要改变这种情况,有必要纠正过去的做法。在中国兽医理论的指导下,利用中国兽药预防和保护家禽已成为家禽业的重要选择。

1。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家禽生产国之一。与此同时,每年家禽的各种疾病也给我国的养禽业造成巨大损失。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禽业面临威胁的疾病多达80种,其中传染病占75%,病毒性疾病(如禽流感、新城疫、传染性支气管炎、传染性法氏囊病、鸭病毒性肝炎等)。)是传染病中最有害的。尽管疫苗目前可用于许多病毒性疾病的免疫保护,但由于鸡体的免疫抑制和病毒株的持续变异,许多家禽在接种疫苗后仍无法获得有效保护,并患有疾病。

此外,为了避免在畜禽养殖中长期使用人类药物,药物通过食用畜禽产品进入人体产生耐药性。自2005年以来,抗病毒药物在中国已被完全禁止用于食用动物。因此,当家畜和家禽患有病毒性疾病时,没有抗病毒药物可用。在这种情况下,病毒性疾病的治疗只能使用中兽药和生物制品。特别是中兽药具有生物同源性高、功能多、毒副作用小、来源广泛等优点,显示了其优势。

2。中西药物耐药性在育种过程中,我们发现许多抗生素十年前特别有效,现在许多病原体对它们产生了强烈的耐药性。为什么细菌和病毒等病原体如此容易产生耐药性?这主要是由现代医学治疗传染病的理念和化学药物追求的清晰单一的成分决定的。

现代医学治疗传染病的概念主要是使用药物来抑制和杀死引起传染病的细菌、病毒和其他病原体。然而,致病微生物,如细菌和病毒,已经在自然界存在了数十亿年,不会轻易被消灭。正如哲学家所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对化学药物的激烈追求不仅不能杀死这些病原体,还促使细菌、病毒和其他病原体通过不断的变异而逃脱。此外,化学药物所追求的“清晰单一成分”决定了化学药物对病原体作用目标的单一性。单一目标使病原体更容易逃脱药物的抑制作用。如果病原体成功逃逸,药物将失去作用,这就是耐药性的出现。

相比之下,中药产生耐药性的可能性非常小。首先,中医治疗传染病主要是通过调节身体来发挥作用。它很少直接抑制和杀死病原体,但在调整身体平衡后,它使病原体失去其生存环境,并“自行离去”。例如,藿香正气水在夏季对大肠杆菌引起的腹泻更有效。然而,试验证明,分离后直接浸泡在藿香正气原液中不能抑制大肠杆菌的繁殖。这表明藿香正气水不是通过抑制大肠杆菌的繁殖而有效,而是通过调节肠道功能。此外,一些具有“祛邪”功效的清热中药也有抑制和杀灭病原体的作用。然而,一味中药含有多种有效成分,由多种中药组成的中药配方作用成分更加多样复杂,其对病原体的抑制和杀灭也是多靶点同时作用。例如,治疗畜禽葡萄球菌病的中药配方由大黄、黄连、黄柏和甘草组成。处方中大黄主要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脱氢酶。黄连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呼吸和核酸代谢;黄柏抑制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核糖核酸合成;乌拉尔甘草抑制脱氧核糖核酸代谢。药物组合在一起,多个目标同时发挥作用。病原体很难逃脱并成功。例如,小檗碱对志贺氏菌特别有效,近年来也产生了广泛的耐药性。然而,用于提取小檗碱的黄连在临床上已经使用了近一千年,但在治疗志贺氏菌引起的相关疾病方面仍然非常有效。这表明黄连治疗志贺氏菌引起的腹泻时,其作用不仅仅是黄连素。这也是黄连对药物的耐药性不如小檗碱的原因。

3。中医在预防和治疗疾病中的作用中医认为正常的机体处于相对平衡的状态。疾病的发生是身体处于不平衡状态的临床表现。因此,疾病是身体在病原体(即致病因素,如细菌、病毒等)的作用下失去平衡的状态。)。

“邪恶”在环境中无处不在,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动物身体仍能保持健康状态。这主要是因为动物充满了与恶灵斗争的“正气”。也就是说,《黄帝内经》说“正气在身,邪不可干”。疾病的发生是由于体内的“正气”难以抵御“邪气”造成的。中医之所以能防治各种疾病,是因为中医有“扶正”和“祛邪”两种功效。它能不断增强身体的“正气”,逐渐削弱“邪气”的力量,最终实现正气的兴盛、邪气的衰落和疾病的康复。

3.1加强中医的身体抵抗力

加强身体抵抗力有助于“正气”。中兽医认为“正气”是指内脏、组织和器官的功能活动,对外界环境的适应性和对致病因素的特异性抵抗力。

中药的扶正作用是通过“提高人体器官、组织和器官的功能活动”、“提高人体对外界环境的适应性”和“提高人体对致病因子的特异性抵抗力”来实现的。

3.1.1改善内脏、组织和器官的功能活动。

中医称“内脏、组织和器官的功能活动”为杨琪,俗称“火力”。“杨琪”和“火力”是生活活动的主要动力源,也是保持体温的主要热源。“杨琪”和“火力”都很强,而且身体的抗病能力也很强。俗话说,“一个傻男孩睡在凉爽的炕上,依靠强壮的火炉

针对致病因素的“杨琪”或“火力”防御功能广泛,没有特异性。也就是说,当“火力”强大时,对许多疾病的抵抗力就足够了。因此,中医所谓的“杨琪”或“火力”相当于现代医学中的非特异性免疫。

中国兽医认为真正健康的动物不需要补“杨琪”。过多的阳会“化为火”(通常被称为过多的内热)。例如,在日常生活中,健康的青少年吃人参,人参“极大地补充了他们的生命能量”,容易遭受过多的内热和鼻血,这就是原因。然而,在我国目前的家禽饲养中,由于饲养环境恶劣、滥用化学药物、饲料真菌毒素和免疫抑制疾病的流行,动物的杨琪受到了极大的破坏,使它们处于“亚健康”状态,杨琪不足。特别是阳性物质“鸡”需要极大地滋补杨琪,所以在家禽养殖过程中,没有必要担心过度滋补和过度内热。目前,从黄芪中提取的黄芪多糖是一种补气中药,因此在家禽育种中被广泛应用。

如何增强身体的“杨琪”或“火力”?它可以通过应用益气壮阳的中药来实现。例如人参、党参、黄芪、淫羊藿等。应用中医来调节所有器官、组织和器官,达到整体平衡和协调的状态,是当身体的杨琪和火力最强的时候。

然而,近年来,在我国畜禽养殖过程中,抗生素等化学药物在整个过程中长期随意添加的现状加剧了。据统计,2011年中国抗生素年产量约为40万吨,其中50%以上用于动物育种。抗生素等化学药物的长期使用严重损害了动物的肝脏和肾脏(因为所有的化学药物都必须经过肝脏分解和肾脏代谢),使得脏腑之间难以保持平衡,导致身体“火力”急剧下降,各种致病因素的入侵。这就是为什么我国动物疾病的防治技术与30年前相比有了质的提高,但畜禽疾病越来越多,难以控制。

此外,我们知道真菌毒素可以通过肝脏代谢,通过肾脏排泄。当摄入体内的真菌毒素量不超过肝脏的分解和肾脏的代谢能力时,它就不会在体内累积并引起中毒。然而,当肝肾功能受损时,即使摄入少量霉菌毒素,也很难及时分解和排泄,从而在体内积累导致中毒。30年前,我国兽医技术相对落后,畜禽不患病时,抗生素等化学药品很少使用。经过30年的快速发展,我国兽药生产技术和生产能力经历了质的飞跃。在畜禽养殖过程中,长期无疾病地向饲料或饮水中添加大量抗生素等化学物质已成为普遍现象。畜禽的肝肾在化学药物的长期作用下,一般处于功能低下的受损状态。因此,即使每天只吃少量霉菌毒素,身体也不能及时代谢,从而导致累积中毒。这就是为什么饲料原料玉米的质量和玉米的储藏和除霉技术现在比30年前有了质的飞跃(30年前,由于缺乏食物,许多人吃了储存在国库几年的玉米,并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霉变。用于生产饲料的玉米的霉变程度是可以想象的。此外,当时没有除霉剂),但霉菌毒素危害的根本原因比过去更加严重。

3.1.2提高身体对外部环境的适应性。

中兽药认为内脏、组织和器官的功能活动足以维持体内的平衡。然而,为了真正保持身体健康,身体必须始终保持健康

因此,临床上常用具有“安神”功效的中药来增强心脏的“藏心”功能,从而提高身体的抗应激能力。如远志、酸枣仁、朱砂、龙骨、柏子仁、玉簪茯苓、夜交藤、合欢皮、合欢花等具有这种功效的镇静中药。例如,在一些地区的家禽育种过程中,远志提取物经常被用于在鸡被转移到群体或接种疫苗之前连续饮用几天的水,以减少转移和接种疫苗造成的压力。该方法是利用远志的镇静作用实现的。

3.1.3提高身体对致病因素的特异性抵抗力。

中医认为,除了内脏、组织和器官的功能活动和适应外部环境的能力之外,身体还必须对这种疾病有特异的抵抗力。金代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记载,取疯狗的大脑,蒸后涂抹在伤口上,可以有效预防狂犬病。这实际上相当于现代医学中的疫苗接种。

现在,为了提高家禽对传染病的特异性抵抗力,我们经常给家禽接种各种疫苗。然而,目前的情况是由于鸡的免疫抑制和病毒株的持续变异。许多家禽在接种疫苗后仍然无法得到有效保护,并患有这种疾病。研究发现,将该疫苗应用于免疫鸡,并应用一些具有滋补作用的中兽药制剂,可以大大提高疫苗的免疫效果,从而大大增强鸡对致病因子的特异性抗性,降低疾病发生率。

3.2消除中医致病因素

消除致病因素的具体方法是根据不同的临床辨证,运用中医从不同的途径消除“致病因素”,同时增强机体抵抗力。

3.2.1解析表的方法:解析表的方法也称为“散度法”。也就是说,使用具有解表散表功能的药物来驱散侵入肌肉表面的“致病因素”。外部病原体可分为冷和热。外感热证应以辛凉解表为主。大多数刺激性和清凉性的药物与清热解毒药一起使用。

3.2.2宣肺法:宣肺法是用清热宣肺的方药,使侵入肺的“邪”随着肺的呼气而扩散出去。

3.2.3泻法:泻法是使用具有泻下和泻下作用的药物来攻击体内积聚的湿热病菌。让体内的“毒邪”随粪便排出体外。

3.2.4通淋法:通淋法是用具有“清热通淋”功效的方剂来利尿,使体内积聚的“热毒”随着排尿排出体外。

3.2.5凉血法:凉血法是用清热凉血的方子清热养阴,凉血散瘀。侵入营地血液的“热毒”从营地血液中散发出来。

3.2.6攻毒法:攻毒法是用毒性强的方剂攻毒,使“毒邪”局部失活,迅速失效。例如,当热毒在体内迅速扩散时,有时很难通过解表、宣肺、泻下、通淋、凉血等手段及时清除体内的“热毒”。此时,如果加入蜈蚣、全蝎、蟾酥等毒性强的中药,就可以达到攻毒、制毒、一物降一物的效果。因此,热毒失去活性,不再对身体有害。本法适用于急性“热毒”入侵的情况,如高致病性流感。

简而言之,所有的药物都用来帮助身体战胜疾病。如果身体受到打击,没有药物可以治愈这种疾病。因此,即使是最好的药物通常对无花果的贡献也不会超过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