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农业变革的“新生力”

  • 日期:01-18
  • 点击:(1245)


农产品一旦“触电”,就会引起无尽的遐想。在北京,电子商务和农业之间的“联姻”催生了农业产业的“潜在革命”。它敦促年轻白领重返家乡,成为“新农民”,给传统农业带来新的活力。它帮助合作社在网上销售他们的产品,让村民成员等着他们的钱到家。它吸引了各大电子商务公司抓住农业的“潜在库存”,引发了“多米诺效应”,改变了农产品的销售和分销模式。这些现象和事件都来自记者最近的调查。

33,354名城市白领转变为“新农民”,他们回到家乡开始自己的事业。

几只藏香猪已经售出,鸡蛋的预售订单也已经到了元旦。这是北京市平谷区一家农产品电子商务企业总经理陈郭颂说的,他经常用手机刷微信订单。

陈郭颂告诉记者,今年他的公司使用微信平台销售大桃子、核桃和栗子等水果。他说,“只要买家选择品种并在微信上填写送货地址,成功的付款将由顺丰快递直接送货,方便快捷。”

陈郭颂是平谷人。几年前,他是一名白领信息技术主管,每年在这座城市挣几十万美元。2010年,他意外地帮助家乡的父母在山区农场养鸡。这些鸡上市后不到一周就卖完了。这使他想到马上回家从事农业。他投资200多万元成立了一家公司,建了一个农场,并开始经营农产品电子商务,通过互联网销售水果、蔬菜、家禽、鸡蛋和肉类。

陈郭颂从城市白领变成了“新农民”,并为此感到非常自豪。如今,他的产品涵盖新鲜果蔬、家禽、鸡蛋、肉类、干果、杂粮、区域特色农产品等。同时,他还负责合作社企业的网络推广、微型商店和网上商店的建设和更新,以及农民和合作社使用社会软件的培训。目前,公司的农产品主要销往广东省、内蒙古自治区等地。今年,它已售出5万多箱,交易额超过400万元。

“我计划明年建立一个农产品分拣、配送和物流中心,这不仅可以增加农产品的附加值,还可以降低农产品的物流成本和损失。”陈郭颂对未来充满憧憬。

33,354种蔬菜在网上出售“即时匹配”,价格翻了一番。

85岁以后,小雨是海淀区的一名上班族。她喜欢在家做饭,但是她不愿意从住宅区的蔬菜市场买蔬菜。“看起来又亮又漂亮的蔬菜都是用杀虫剂培育的。买了之后,她必须洗几次。她仍然不放心吃它们。”她毕业于农业大学,对食品安全特别敏感。

偶然有一天,小雨看到朋友圈子里有人转发了一条关于“蔬菜即时搭配”的信息。小玉被各种时令蔬菜的插图展示所感动,“太开胃了,看不下去了”!更吸引她的是,这些蔬菜是在北京蔬菜绿色控制基地生产的,质量是可以接受的。此外,那天早上她在手机上下了订单,她可以在下午下班前通过快递收到蔬菜。她试着选了一公斤西红柿和一根黄瓜,下午收到了这道菜。

”当包装盒打开时,绿色黄瓜和鲜红色西红柿的状况良好,看起来与蔬菜市场上出售的不同。用水简单冲洗后,味道真的很棒!”小雨直言不讳地说,虽然这道菜的价格比普通的要高,但还是值得的。

在北京,正如萧玉所说,“农产品即时配送”并不少见,其中许多是由北京的蔬菜生产基地利用互联网平台独立完成的。记者从北京市农业局了解到,目前大约有104个农业生产

抓住机遇“农电联姻”和“火”传遍全市。近年来,首都的农产品电子商务已经遍布全市。从郊区平原到远郊的深山,许多合作社和农民都在想如何在网上“爬行”他们的产品,并把它们卖给首都的成千上万个家庭。

这场“大火”可以追溯到2012年,当时国家出台了农产品物流配送优惠政策,广受欢迎的生鲜农产品电子商务开始突然腾飞。就北京市场而言,同年5月,顺丰快速发展的电子商务食品店“顺丰首选”上线。6月,淘宝生态农业频道上线。7月,京东商城正式推出生鲜频道。值得注意的是,2013年11月,北京最大的农产品批发市场开始在网上市场竞争,宣布与JD.com进行正式战略合作.今年,京东新区的官方旗舰店也已经开业,销售精品果蔬、干果、海鲜特产、特产礼品等农副产品。

目前,首都生鲜农产品电子商务发展迅速。生鲜农产品已成为网上热卖产品的第四大类别,“多米诺效应”不断显现。记者从北京市农委了解到,目前北京农产品与电子商务之间存在三种“联姻”模式。

首先是利用企业自己的网站作为平台,直接为消费者提供商品购买、在线支付和离线分销服务。

以一家着名的电子商务公司为例。它建立了自己的有机蔬菜和水果种植农场,建立了自己的全球采购采购网络,建立了实现全国销售渠道的电子商务平台,建立了自己的冷链物流配送系统,成为贯穿整个产业链的农产品电子商务公司。此外,还通过会员制、积分制、贵宾制销售有机蔬菜,并由大客户定制,目前拥有约50万名会员。电子商务公司还自主开发了基于大数据的“物联网直销支持系统”和“新供应组织方法”,为生产和需求的直接对接提供一站式服务。与此同时,这家电子商务公司是国内第一家在互联网上以比早市低10%的价格销售300多种“负担得起”的蔬菜和水果的公司,并且可以在第二天免费送货上门。

二是产销企业与第三方电子商务的“联姻”。它通过专业购物网站建立自己的在线旗舰店,首先利用专业的物流和仓储资源向消费者交付高品质的农产品,从而节省企业的运营成本。

这种模式在北京郊区非常流行。例如,房山区在“我买网”主页上设立了“房山特产”栏目,推出了一系列名优特卖产品。目前共有12家商户,单品150多种,月销售额超过30万元。门头沟区一家公司推出了“绿色小锄头,我的果园”网络平台果树、水果众筹活动,通过创新的线下对接销售模式,实现农产品销售与乡村旅游的双赢;通州区农民专业合作社在“京东商城”、“天猫”等网站上开设了35家网上商店。西吉镇通过与几家电子商务公司合作销售了15万斤樱桃,平均价格超过每斤40元。密云区建立了合作移动电子商务平台“一品密云”,已在多个在线市场投入运营,56家合作社落户。

据了解,第三种方法叫做“微型电子商务”,即农民、合作社和农业企业通过微信、微博等渠道开店促销,通过移动终端销售农产品。这种模式在北京很普遍,受到像小雨这样的年轻人的喜爱。

根据北京农业部进行的一项问卷调查,70%的北京居民已经尝试并愿意尝试在网上购买蔬菜。可以看出,农业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