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彰显自觉自信、开放透明的政党形象

  • 日期:01-22
  • 点击:(964)


新华社北京12月25日电:幅展现自我意识、自信、开放、透明的党性图片聚焦《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

新华社记者朱吉才、林晖、荣韩琦

12月25日,一部展现中国共产党自我意识、自信、气魄和决心的法律出台。

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制定的《中国共产党党务公开条例(试行)》全文出版。这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后颁布的第一项法规。这也是党务公开领域的第一个基本骨干条例。

《条例》明确界定了党务公开的定义和原则、内容和范围、程序和方法等基本问题,树立了新时期党务公开的“四梁八柱”,标志着党务公开走上了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全面轨道。

为什么开放党务:党内民主内容的信任和开放的象征

党务开放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坚持的一贯原则,也是推进党内民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探索并不断完善党务公开制度。

近年来,党中央先后发布了《关于建立党委新闻发言人制度的意见》 《关于党的基层组织实行党务公开的意见》等文件,推动党务公开。

党务公开离公众不远。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党中央反腐步伐的加快,“老虎”一只只倒下的消息和违反中共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件和数据的公布,在中央纪律检查监督部门的网站上引起了广泛关注。这是党务公开的缩影。中央组织部每年还发布《中国共产党统计公报》,公布党员和组织的数量和结构的最新数据。

中央政府有关部门除了关注职责范围内的一些事情之外,还主动揭开“神秘面纱”,展现对世界的信心。例如,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共中央组织部和中共中央国际部都向驻中国外交使节、海外媒体和公众开放。在党的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期间,“党的渠道”也首次被引入。

但是,与新时代的新要求相比,当前党务公开还存在一些不足。

如公共内容不够全面、程序不够规范、载体不够丰富、方法相对单一等。仍然存在一些分散、破碎和无序的局限性。有些地方和部门对公共内容没有很好的把握。不仅存在公开不公开、党员群众不能充分了解和参与党务的问题,也存在党和国家秘密不公开和泄露的问题。

国家行政学院的许耀桐教授说,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后不久,中央政府颁布了一项加强和规范党的公共工作的基本骨干条例。这是我们党开放、民主、透明和自信的象征。落实党员的知情权和参与权,推进党内民主,加强党内监督,充分调动全党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不断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具有重要意义。

什么是党务公开:“首先,这是党内的事,而不仅仅是党内的事”

什么是党务公开?长期以来,在理论和实践上有一些不同的观点。这一次《关于建立健全信息发布和政策解读机制的意见》对“党务公开”的概念做出了第一个权威性的定义。

《条例》明确指出“党务公开”是指党组织将与党的领导活动的开展和加强党的建设工作有关的事务公开,并公开

披露了什么?

《条例》规定了党务公开的一般内容,包括四种情况:

“党的组织应当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和基本方略,领导经济和社会发展,履行全面严格执政的职责,加强党的建设,加强党的组织的职能和机构,但涉及党和国家秘密,依照有关规定不应当公开或者不宜公开的除外。”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

甄晓鹰指出,这四种情况实际上是党的领导活动和党建工作两大部分内容的细化。“关于‘引导经济和社会发展’应该公开的规定非常明确。广泛听取党员的意见和建议,开辟党员和群众参与党的政策措施制定的渠道,必将对凝聚全党和全社会的智慧,坚持和改进党的领导,提高党的长期执政能力产生深远的影响。”

谁会公开它?

党务公开可分为三种主要类型,即:

党的中央组织、地方组织和基层组织;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党的工作机关、党委派出机关、党委直属机构、党组等。

《条例》规定了各级各类课题的公开:

党的中央组织公开党的理论、路线、方针和政策,管理党的执政和重大决策安排,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和指示,党中央的重要会议、活动和重要人员的任免等。

地方党组织公布本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安排等重大决策,推进落实,履行全面从严治党的主要职责。

党的基层组织公开实行“三会一课”制度、普选、党员发展、民主评议、党费的征收、使用和管理。

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公开查处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的行为,立案审查,组织对党员领导干部的审查和处分等。

党的工作机构、党委派出机构、党委直属机构、党组应结合实际情况确定公开内容。

甄晓鹰说,这三类题材基本上涵盖了党的各级各类组织,实现了党务无死角的全覆盖。《条例》包括党的中央组织,反映了党中央以身作则,以上述速度领导的责任

给谁?

《条例》定义了党务公开的四种类型:向社会公开;对全党开放;在本地区、本部门、本单位公开;对特定的党组织、党员和群众开放。

甄晓鹰指出,每一种公共范围都对应着一种特定的情况,具体的公共范围主要是根据党的组织职责和权限、党务与党员群众的联系程度等来确定的,以便进行分类和量身定做。

值得一提的是,《条例》还明确要求党组织根据《条例》规定的党务公开内容和范围编制“党务公开目录”,并按要求上报备案和披露。

"这正是从实际出发,根据《条例》的总体要求,在具体实施中制定更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实施计划。"甄小英说。

如何公开:建立完善党委发言人制度的4个程序

“她还在吉他后面半掩着脸,打不出长途”;“党员关心不公开,公开党员不关心”.以前,由于缺乏明确和具体的制度

如果向公众公开,它将发布公告、举行新闻发布会、接受采访,并在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新媒体、公共专栏等中发布。优先利用党报、党刊、广播电视台、重点新闻网站等党报媒体。不同的宣传方式反映了党内党外的差异,而不同的宣传方式反映了传统与现代的结合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说。

为了提高党务公开的权威性和影响力,我们需要更权威的平台和声音。

几天前,最新版本的中央国家机关和地方新闻发言人名单发布。244名发言人“集中亮相”,其中包括来自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中共中央国际部和中央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等13个部门的20名新闻发言人。中央政府和政府部门首次有了部级新闻发言人。这位发言人来自党组织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事实上,党委发言人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是《条例》的重点指导方向。

根据《条例》,各级纪检监察机构和相关党务机构应建立健全党委发言人制度,逐步建立常规发布制度。同时,也很明显,有条件的党组织可以建立统一的党务信息公开平台。

为防止党务公开流于形式,《条例》还明确规定了党务公开的监督和问责。要求党组织对下级组织和主要领导进行党务公开评估。党组织应当每年向有关党员和群众通报党务公开情况,并建立评估、评价、监督和检查机制。

马怀德认为,这将有利于责任的压缩和责任的落实,确保宣传的内容和范围不会被任意扩大或缩小,宣传的程序和方法不会被任意突破或修改,使党务宣传充分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

责任编辑:刘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