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搞垮了汇源?朱新礼任正非都看到了真相 汇源华为却不同命!

  • 日期:02-09
  • 点击:(1225)


由朱新礼创立的汇源果汁,由于超过40亿英镑的非法贷款,已经被暂停20多个月。如果汇源果汁未能在2020年3月13日前完成恢复条件,将启动退市程序。

Source,《雷达》财经作者|长帆

朱新礼和他的汇源大获全胜

汇源,一种前全国饮料,在2019年底以朱新礼最不愿意的方式回归公众。

12月11日,朱新礼授权代理人中国安德宇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被冻结。

朱新礼创立的汇源果汁因40多亿英镑的非法贷款被暂停20多个月。如果汇源果汁未能在2020年3月13日前完成恢复条件,将启动退市程序。

至于朱新礼本人,他被法院强制执行6次,被列为限制高消费员工5次,被列为不诚实的被执行人1次。

汇源曾经辉煌一时,被视为国有企业的代表。事实上,汇源的负责人朱新礼和华为的负责人任郑飞都看到了国际巨头的垄断和自己企业的困境。然而,不同的选择决定了汇源和华为的不同结果。

携带煎饼进入德国

许多人知道汇源果汁是国家果汁,但很少有人知道汇源的第一桶黄金来自德国。

朱新礼在德国作战之前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

1952年5月,朱新礼出生在沂蒙山区东里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

山东是孔孟之乡。朱新礼的父亲也是儒家思想的粉丝。给孩子命名时,父亲引用了《大学》中的着名句子,比如“如果一天是新的,一天是新的,一天是新的,一天是新的”和“周老了,但他的生活是新的”。他给六七个孩子起了个“新”的绰号,比如朱新礼哥哥的“新民”。

因为孩子很多,当朱新礼还小的时候,他的家庭很穷,没有能力读书,所以他的父母拿出他们的书,手牵手教他们。

1974年,22岁的朱新礼在山东省沂源县东一工业集团找到了一份工作。他很快被提拔为共青团书记,后来当选为山东省沂源县东一实业集团总经理。这一经历启发了朱新礼的购物中心。

1988年,朱新礼36岁,被山东省沂源县经济管理干部学院选为后备干部培训对象。

毕业后,朱新礼去中共山东省委党校兼职学习了几年。1991年7月,朱新礼从党校毕业后,被调到沂源县担任外经委副主任。

1992年,又是一个春天。一位老人在南海边写诗……政府机构和科研机构的大量知识分子受到鼓舞,在海上创业,形成了以陈东升、田原、冯仑、潘石屹和易小笛为代表的“92”企业家。

今年,朱新礼也深受鼓舞。他决定辞去对外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的职务,开始经商。

直到今天,公务员仍然是山东学生最喜欢的职业。朱新礼放弃了他的“铁饭碗”,遭到了家人的集体反对,但朱新礼下定了决心。

那年6月,朱新礼找到县委书记,要求他离开政府,去县里最差的企业。最后,在主管工业的副书记的指派下,他去了一家罐头厂。

尽管心理上有所准备,罐头厂的实际情况仍然让朱新礼感到惊讶。

罐头厂的主要产品是玻璃瓶中的水果罐头。110名工人已经三年没有领到工资,只剩下20人。这家工厂负债1100万元。

当时,工厂没钱,所以朱新礼拿出积蓄,买了蒸野菜馒头,与员工共度难关。许多工人非常感动,并表示愿意与朱新礼合作。

经过调查,朱新礼决定生产浓缩果汁,发展果汁产业,打造“汇源”品牌。

1993年,朱新礼白狼空手套公司通过签发5年期信用证从德国和瑞典引进了约500万元浓缩果汁设备,并雇佣了更多人

1993年初,朱新礼决定带着煎饼和样品,向亲戚朋友借钱,独自去德国参加食品交易会。

幸运的是,朱新礼在德国找到了一名愿意帮他免费翻译的中国学生,并成功地在德国慕尼黑和瑞士洛桑签署了一项商业协议:3000吨苹果汁,约合500多万美元。

而德龙“寻找皮肤”

汇源通过海外市场输血成功存活。

1994年,中国人的消费观念开始改变,果汁市场形势迅速好转。由于其早期的布局,汇源果汁突然成为国内果汁市场的领导者。

汇源做大后,朱新礼开始了新的思考。他认为,要想在国内市场做好工作,就必须占据制高点。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在心理上更愿意接受。说到北京,汇源只能享受顶级信息、顶级首席执行官和顶级生活。

1994年9月,朱新礼在北京顺义扎营,所有人都在汇源。朱新礼将汇源总部从山东迁到北京,这是他进军全国的关键一步黄光裕是这么说的。

朱新礼将汇源总部迁至北京后,制定了“两条腿走路”的战略计划。“第一段”生产100%浓缩果汁供出口。“第二条腿”是将其部分力量转移到国内市场,并开放国内市场。

自1997年以来,朱新礼已在10多个地区建立了近30家企业,包括北京、上海、重庆、成都、山东、河南、湖北、江西、山西、河北、吉林、黑龙江、内蒙古、广西等。汇源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扩张。

在扩张过程中,朱新礼发现,如果汇源想要快速扩张,光靠自身积累是不够的。为此,汇源需要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

那时,德龙正全力以赴。1998年,德龙投资1000万美元收购了停泊在深圳大鹏湾沙头角的前苏联明斯克航空母舰,并成为航空母舰主题公园。从此,德龙自称是“中国民营企业的航空母舰”,在资本市场上,德龙也被形容为“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

2001年,两家公司成立了合资企业,汇源出售了其51%的控股权。

双方的合作,就像孙宏斌和贾月婷的牵手,起初是甜蜜的。

但是很快朱新礼发现有些不对劲。截至2002年底,德龙已向汇源借入3.8亿元人民币。

此时,外界仍在赞美德隆。2002年11月,德龙声称控制了1200亿元的资产,拥有500多家企业和30万名员工,涉足20多个领域,成为民营企业的领导者。

朱新礼认为德龙的战略发展兴趣不在行业,战线很长,资本链越来越紧张,汇源与它的合作只会越来越深。但德隆非常不愿意分手。朱新礼已经下定决心。经过反复的拉锯战,汇源和德龙终于在2003年元旦达成了“分手”协议。

2004年4月,德龙的神话破灭,德龙家族“第三只股票”的市值在一个多月内蒸发了160亿元。

2004年5月28日,唐万新逃到缅甸,回到中国受审。

最后,德龙被判数十亿美元,唐万新被判八年。许多债权银行和数千家受托德龙财务管理的公司遭受了严重损失。

由于朱新礼和汇源提前撤离,他们逃过了这场灾难。

朱新礼虽然幸存下来,但为了实施“汇源大计划”,仍然面临资金短缺的瓶颈。为此,朱新礼准备再次扔绣球花。

“征婚”已经宣布,求婚者络绎不绝,40多个投资者纷纷伸出橄榄枝。经过几轮反复选择,2004年9月,朱新礼将合作伙伴的选择范围缩小到法国达能集团、台湾统一集团、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

2005年1月31日,汇源在招标公告中披露了其财务资源。截至2004年底,汇源总资产49亿元,品牌价值56亿元。

经过一番选择,朱新礼选择了统一作为合作的对象。2005年3月21日,汇源与统一签署了组建合资企业的协议

后来,汇源传给了达能。达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新鲜乳制品生产商、世界上最大的饼干生产商和世界上第二大矿泉水生产商。进入中国后,他们成功地“染指”了白乐、娃哈哈和光明等餐饮巨头。

2006年7月3日,汇源欢迎达能从法国投资。巨额投资增加了汇源的上市杠杆。

2007年1月25日,以摩根士丹利、瑞银和建行国际为承销商,汇源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举行上市听证会,募集资金19.5亿港元。

2007年2月8日,汇源以480万至600万港元的买入价公开发行,总市值为4亿股,其中香港发行了4000万股。国际配售3.6亿股,筹资19.2亿至24亿港元。香港30多万股东争相认购,汇源果汁一上市就获得了937倍的超额认购。根据超额倍数,汇源果汁已成为香港证券交易所历史上第四大新股。汇源果汁的国际配售已经超额认购了200多倍。

汇源共发行了4亿股股票,股价为6港元,筹集了24亿港元,成为自2007年以来香港交易所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

汇源上市当天股价飙升66%,汇源迎来了一个辉煌时刻,朱新礼成为家喻户晓的果汁巨头。

朱新礼看到了“真相”,但情不自禁。

通过首次公开募股筹集资金,朱新礼一口气在山东乐陵、吉林舒兰、辽宁金州等地设立了九家工厂。

就在外界认为汇源将达到另一个高峰的时候。2008年9月1日,汇源果汁突然宣布暂停交易。

两天后,汇源宣布可口可乐以每股12.20港元的溢价200%收购汇源果汁,总价格为179.2亿港元。该信息已提交商务部批准。

如获商务部批准,朱新礼将以41.53%的股权套现74亿港元。如果交易完成,汇源果汁将退出市场。届时,朱新礼将只有甘南果业有限公司、北京毛兰淘气音响营销有限公司和果园等少数资产。

9月3日,受可口可乐收购消息的刺激,汇源果汁开盘价飙升,收于10.81港元,上涨161%。

一块石头激起成千上万的波浪,这是许多人很难接受的。Sina.com就汇源的出售发起了一项民意调查。在4万多名投票者中,82.3%反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腾讯、Xinhua.com等网站的调查结果也是大多数人的反对意见。

2009年3月,商务部根据《反垄断法》停止收购,汇源未能“出售”可口可乐。

外界的分析是朱新礼为了推销自己摔断了胳膊。汇源果汁的员工人数从2007年底的9722人减少到2008年底的4935人,其中大部分是销售人员。2007年底,汇源果汁销售人员总数为3926人,一年后只有1160人。

但这不是全部的真相。虽然中国水果产量和品种居世界首位,但中国果汁行业的果肉高度依赖进口,汇源果汁基本上是从国外进口橙汁生产用原浆。整个产业中,果浆的产量很小,产业发展的瓶颈实际上更多地存在于上游产业。

事实上,果汁市场已经变成了红海。国内果汁饮料市场有三种竞争力:台湾背景与康师傅的统一,汇源、娃哈哈等国内领军企业,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等跨国巨头。目前,娃哈哈、汇源、农民果园、团结鲜橙、微小少女颗粒橙、酷儿、露露等众多品牌。上市了。许多制造商聚集在这里。为了促进销售和打价格战,果汁行业的利润率日益下降。

留给朱新礼的选择是要么拥抱跨国巨头,要么自力更生。

事实上,这个瓶颈不仅是朱新礼遇到的,华为也遇到了。2000年底,华为年销售额达到220亿元,利润为29亿元,在中国百强电子公司中排名第一,任正非写下《华为的冬天》。

当时,“邵帅”李一男和许多公司元老相继离开,在发展码分多址技术时做出了错误的决定,这是为什么呢

最终,任郑飞决定依靠华为自身的实力独立发展。为此,华为全力致力于研发。

2019年5月17日,华为推出了“备用轮胎”,以对抗美国的打击。华为海斯总裁何廷博在给员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多年前,华为曾假设,有一天,美国的所有先进芯片和技术都将无法获得,华为将继续为客户服务。对于这种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赫斯踏上了科学技术史上最悲壮的长征,为公司的生存创造了一个“备胎”。贺廷博宣布,我们生产的所有备用轮胎将在一夜之间成为正式成员!

华为最终通过独立研发幸存下来。

自汇源成立之日起,朱新礼就有一个做得最好的梦想。"大风凭借它们的力量,把我送到了山顶。"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朱新礼一直试图借东风为汇源的发展寻找一个强有力的合作伙伴。依托可口可乐渠道,汇源可以向全世界销售。

朱新礼一直在借钱,但他没有做出极端生存假设,也没有像伦郑飞那样赚一大笔钱来建造备用轮胎计划。没有可口可乐,朱新礼和汇源开始摇摇欲坠。

从2009年到2016年,汇源果汁在8年内损失了7年的非净利润。汇源果汁的负债率也在上升。据2017年《中国日报》报道,汇源果汁当时负债总额为115.18亿元。

根据调查数据,朱新礼控股的北京汇源集团已20次被列为执行人,有141份判断文件,327项自身风险和427项相关风险。

2019年12月2日,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向朱新礼发出消费限制令,这是他今年收到的第四份消费限制令。

12月11日,朱新礼授权代理人中国安德宇资本(香港)有限公司被法院查封,41亿元资产被冻结。

目前,汇源果汁仍未披露其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中期业绩。如果恢复条件在2020年3月13日之前没有完成,汇源将被摘牌。

电子商务专家黄若曾说过,传统产业的崛起没有互联网产业快。积累需要几十年时间,许多瓶颈需要一点一点地突破。

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企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仍面临许多瓶颈。

以圆珠笔芯为例。中国每年生产400亿支圆珠笔。端到端长度可以绕地球100多次,但没有一次完全是中国自己制造的。2010年,日本将笔尖钢的价格提高了15%,使得3000多家国内钢笔制造商难以生存。为了给数百亿支圆珠笔配备“国产笔”,国家在2011年开始解决关键技术问题。经过五年的持续训练,我们终于突破了这个难题。

2019年12月13日,中央电视台金融论坛在北京举行。前工业和信息化部部长、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主席李钟毅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的“四基”不强,主要表现在一些关键核心技术被他人控制。目前,中国关键零部件和关键材料的自给率仅为三分之一,预计到2020年将达到40%,到2025年将达到70%。

汇源的失败和华为的胜利让中国企业认为远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