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追星:喜欢玩微博 不跟父母要钱是准则

  • 日期:02-15
  • 点击:(1169)


上午5点40分,在北京东直门附近的一家青年招待所,ash被手机闹钟吵醒。整个城市仍在熟睡,但她特别清醒,尽管她只睡了5个小时。这一天是她期待已久的“大日子”。这也是她从Xi安坐11小时火车去北京的原因。当日,韩国偶像组合超级少年乐队(以下简称SJ)举行演唱会,纪念其在北京亮相10周年。

Ashi,生于1996年,刚刚开始大学一年级的学习。大多数时候,她看起来安静而害羞,但是当她提到她的偶像时,她的眼睛会闪着温暖的光。当齐邦儿和面具遮住了她的大部分脸时,她看起来特别耀眼。这是她第一次听音乐会。“事实上,我以前没怎么追,”阿什说。因为她在高中学习太努力,她上大学后“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

援助文化:愿意投入时间和金钱

早在几个月前,Ash就在微博上申请成为SJ北京演唱会的“援助”,即在演唱会当天向歌迷赠送手相、海报、卡片、荧光棒等代表对偶像支持的“援助”。

十年前,80后和90后仍然依靠电影、电视剧、海报和综艺节目来理解和支持偶像。今天,源于韩国粉丝的“迎源文化”已经成为95后粉丝中非常普遍的群体行为。几乎每个韩国明星都在互联网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援助站,粉丝们称之为“站”。粉丝们会自发地通过网络一个接一个地组成电台,通过集体力量为偶像的所有事务提供帮助。充满热情但秩序井然。

6:30,Ash按照约定去了工人体育场附近的一家酒店,与她从未见过的其他三名助手“集合”。随后,几个人将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订购并送到酒店的各种援助物品转移到工人体育场北门旁的一块空地上,太多的厨师自己摆摊。

蕙子没呆多久。大约7: 30,她从劳动力出发去首都机场接“奥巴马”,这也是救援工作的一部分。

然而不幸的是,在和他的同伴们躺在皮卡通道的栏杆上一个多小时后,阿什突然在网上看到了其他粉丝发布的皮卡照片。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她等待的“奥巴马”已经从另一个频道离开了。

与此同时,在工人体育联合会北门的小空地上设立了10多个大大小小的摊位,吸引越来越多的球迷前来领取或购买援助。许多女孩手拉着手,戴着印有偶像名字的头饰,她们的大购物袋上醒目地印着组合的照片,里面装满了“战利品”,充满了无法控制的兴奋。

粉丝们的热情也反映在他们花钱的慷慨上。佘艳打开她的手提包,拿出了她刚拿到的所有卡片、海报和面具。她明亮的眼睛充满了满足和喜悦。"这些东西大约要200或300英镑。"佘艳说。

为了这场演唱会,沈阳的大二学生彦希花了近5个小时坐火车到了北京,并提前预定了酒店。几乎每次她去听音乐会,她都买前排的票,大约1200元。去年,她还参加了在上海和南京举行的两场音乐会,每场约3000元。

也有一些奢侈的粉丝给他们的偶像送昂贵的礼物,如奢侈品、衣服和鞋子,甚至花很多钱租巨大的广告牌只是为了“为奥巴马做点什么”。“如果他们快乐,我们也会快乐。”彦希不情愿地收起了战利品。

群体观星者:理性与秩序

十年来,在80后和90后观星者的不断灌溉下,“铁霸文化”从萌芽走向成熟。到目前为止,铁霸的大部分主要管理者仍然是这一代人。在互联网的浪潮下,他们建立了一个虚拟的粉丝王国。

然而,95后关于偶像的信息早已不局限于“规范”的帖子,而是“言论自由”的微博。"我更喜欢使用微博,限制更少,信息更快."1997年出生的大一新生文立说。

与大的相比,2013年在微博上出现的“蓝宝石图像”是一个相当年轻的SJ救助站,但它已经很有影响力了。自成立以来的两年多时间里,微博粉丝数量迅速攀升至人,志愿者人数从四人增加到六人

高三学生亦舒是“蓝宝石图像”的“站长”。据她介绍,该站目前分为几个工作组,如图片,翻译,资源,文本等。除了平时在网上为粉丝提供即时偶像信息,她还会为SJ在中国的演唱会准备粉丝。除了负责整个电站的运行和管理,亦舒还将参与各种援助项目的设计和生产。“设计完成后,我们将联系制造商生产产品,并将产品快递到附近提前几个月预订的酒店。然后我们会在演唱会当天直接把它拉到这里销售。所有利润将用作下一次援助的储备资金”。

“蓝宝石蓝图像”显示了典型的95后追星特征。它比以前的人更开放、更成熟、更负责任。在经济领域,它也显示了争取独立的态度。亦舒喜欢澳博已经将近10年了。在高中,为了听音乐会,她从父母给的生活费中挤出钱,一点一点地攒钱买票。上大学后,她通过做兼职和实习基本上实现了经济独立。

这不是一个例子。在95后粉丝中,“尽量不要向父母要更多的钱”几乎成了一个常见的追星规则。大部分用于追星的钱是从他们的生活费用中积累起来的,或者是从兼职工作中赚来的。阿什的月生活费是1300元。为了看演唱会,她“尽量不买无用的东西”,每月节省7800元。

夜幕降临,整日站在寒风中的阿什现在正坐在黑暗的人群中等待音乐会开始。舞台下每个电视台的负责人举着一个扩音器,指示粉丝们通过在他们应该举着的标志上到处拼写来表示他们的支持。

舞台灯光突然变暗,但有一会儿,它们变亮了。每个人都开始尖叫了两个半小时。(本文中的大学生都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