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孩子的孩子都出生了,我买的楼盘还在烂尾”

  • 日期:03-05
  • 点击:(1036)


农村会议,城市事务| 5年春节因购买开封烂尾楼而苦

我孩子的孩子都出生了,我买的房子还是烂尾楼说到这句话,陈军无法掩饰自己的愤怒。这是买房后的第五个春节。陈一家春节还没有搬进新房子。

陈军每次路过都不敢抬头看路口的烂尾楼。他还抱怨自己当初是如何买下这座烂尾楼的。

前台国际由于开发商的资金链断裂,已经成为开封的一栋废弃建筑。

“如果你借钱买房子,你只需支付20万元利息就行了。”陈军回忆说,那是2015年夏天,全家人都兴高采烈地为即将结婚的儿子买新房子。

看了几套新公寓后,位于开封市着名学校旁边的展望国际成了陈军一家的首选。这个地方位置很好,也是一栋住宅楼。更重要的是,公寓的价格比周边地区便宜,交货时间也更快。

"我儿子就要结婚了。时间是固定的。我等不及了。我想搬进新房子。开发商承诺,我们最迟可以在2016年年底前交房,最早也可以在2016年5月1日前交房。”陈军说道。

"当时,开发商还说,如果你全额买房,你可以直接得到每平方米3000元的折扣。我记得当时周围建筑的单价大约是3500元。”陈军的家庭并不富裕。当时,他们手头只有不到20万元。为了全额补偿近40万元,不让儿子承受抵押贷款的压力,陈军决定让儿子向亲戚朋友借钱。

然而,在短时间内借一大笔钱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我所有能借它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为了尽快筹集资金买房,我答应每月给他们2美分的利息。我最后来回借了20万元。”陈军回忆道。

从借钱开始,陈军每月要偿还4000元利息。利息支出总额已达20万元。凭借20万元的贷款,陈军家族的外债已接近40万元。债务越来越多,但仍无法偿还。

借钱买房的陈军没想到他儿子的婚房会成为开封着名的“烂尾楼”。

“在过去半年买房子的时间里,当我儿子的婚期到来时,有消息传来,这栋楼被关闭了,说开发商的资金链断了。”听到这个消息后,陈军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也无法向家人解释。此外,他儿子的喜事就在眼前。陈军的心在这一刻崩溃了。

在这个四条线的小城市,买房和结婚似乎已成定局。在许多家庭看来,房子已经成为婚姻的必需品。

陈军竭尽全力为儿子买了一栋小房子,并付了首付。此后,他再也无力偿还高额外债。“钱还没有付。现在我只能先偿还利息。我仍然每月支付贷款买房的利息。我儿子仍然每个月都要支付抵押贷款。”陈军说,所有的老幼家庭都成了“家奴”。

然而,与陈军相比,吴玲的故事更加悲惨。

吴玲也在远见国际买了房子,一开始也为她唯一的儿子买了一套婚房。远见国际失败后,吴玲的儿子的婚姻失败了。感到沮丧后,吴玲的儿子努力工作赚钱,身体不好。最后,他因病去世。

吴玲现在成了一个“失去独立的老人”。每当她提到“儿子”这个词,吴玲就忍不住热泪盈眶。

“一开始我没有许可证就买了一套房子,后来开发商的资金链断了”

在谈话中,陈军回忆道,“前景国际在出售时没有取得预售许可证。”

"售楼处贴满了施工文件,大楼的地基已经建好。开发商的老板当时告诉我,他们最迟可以在2016年年中完成项目和处理预售证书的同时移交这栋建筑。”陈军回忆道。

事实上,从2014年到2016年,中国的三、四级房地产市场“冻结”,信贷收紧,房地产市场下跌,高库存和房地产市场低迷阻碍了开封大量楼宇的销售,在这种环境下,小开发商处于资金链紧张的状态。

前景国际的开发者也不例外。在“缺钱”的情况下,前景国际的开发商毫不犹豫地使用高利息私人贷款来实现建筑物之间的资金周转。然而,这种钢丝上的私人贷款最终压倒了小开发商。

据《新京报》记者报道,除了陈军、吴玲等普通购房者之外,展望国际的烂尾楼还夹杂着河南省开封市最大的涉房民间信用案件,涉及200多个家庭,2000多人,涉及4家担保公司,总金额超过11亿元。

陈军和吴玲由于巨大的项目周转成本和复杂的国际私人借贷债务,忍受了年复一年的等待。

从2017年开始,随着销售反弹、库存下降和房价上涨,中国的三级和四级房地产市场也走出了困境。开封的许多烂尾楼也开始复苏并进入销售阶段。一些热门地区的房价甚至超过了1万元。然而,只有前景国际仍然站在十字路口,并没有开始建设很长一段时间。

“这是一个更令人心酸的时刻,别人买的房子都搬进来了,价格翻了一倍,而我买的房子不仅没有付款,而且每个月还在支付贷款利息。”陈军说,只有他这些年支付的利息才足以支付另一栋房子的首付。

新京报记者获悉,2019年,展望国际将迎来一个新的收购方郑州创世实业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郑州创正实业有限公司将提供不少于5000万元的初始启动资金,并向债权人支付6.5亿元。

2020年的春节即将来临。开封楼市复苏后,近一半的烂尾楼获得重生,而陈军和吴玲仍在等待。

“我们现在的愿望很简单,就是希望尽快把房子交出来,明年在新房子里住一年。”陈军说道。

“我希望这次我们能重振展望国际。”吴凌最后说道。

新京报记者夏语冰照片夏语冰

编辑:梁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