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太长 争一时之气:短期供应缩紧托底油价

  • 日期:03-11
  • 点击:(1507)


Futures K线图

Source:郭进能华

[摘要]从基本面来看,长期供过于求的预期一直在压低原油市场。然而,郭进能华认为,随着欧佩克就新一轮减产达成协议,以及美国原油继续去库存化,短期的根本性变化供应削减仍让投资者获利。

欧佩克同意深化减产并不令人满意,但在以油价为基础的会议召开之前,郭进能华认为,维持去年达成的减产协议(每天120万桶)可能是欧佩克的最佳选择,因为1)深化减产可能导致欧佩克解体;2)尚未达到减排目标的国家仍有更大的空间来削减其产出。3)减产协议导致市场供应大幅减少。

12月5日,欧佩克会议最终达成了将日产量削减50万桶的结果,而沙特阿拉伯承诺将日产量再削减40万桶。在去年减产的基础上,欧佩克将每日减产210万桶。郭进能华认为,尽管这一结果出乎意料,但也不足为奇。

从具体削减配额的分配来看,沙特阿拉伯将在2018年10月生产基准的基础上再削减167,000桶/天,另外承诺400,000桶/天,2020年的削减目标是974.4万桶/天。然而,沙特阿拉伯2019年11月的平均日产量为978万桶,这表明欧佩克会议达成的大部分深化减产协议实际上都是在会前实施的。

此外,俄罗斯在2018年10月将凝析油从减产基准中剥离,这也给俄罗斯凝析油和原油的未来供应带来了不确定性,因为俄罗斯可能会在实现减产目标的同时增加凝析油产量。

总的来说,欧佩克深化停产协议的结果是中性的,这是对会前维持生产水平的变相描述。然而,郭进能化认为,这样的协议仍然对油价起到支撑作用。另一方面,库存下降和美国原油市场产出增长放缓也缓解了对油价下跌的担忧。

1。库存下降,支撑油价

尽管2019年美国炼油厂的原油加工量低于去年同期,但原油净进口量的下降(欧佩克减产导致美国原油进口量下降,美国出口量增加)和运营率的季节性复苏对商业原油库存的减少有明显影响。因此,郭进能化认为,短期内原油库存仍将主要枯竭。

郭进能源观察,自2019年7月以来,美国商业原油库存同比增量持续压缩,最近接近0(如图2所示)。随着库存继续下降,这一比率增量将变为负值。根据图3,库存的同比变化与油价的同比变化负相关,而库存的同比变化负可以更好地支撑油价。

2。原油产量增长放缓

在产量疯狂增长的年份,低利润率一直是页岩油生产商的难题。随着页岩油生产商削减资本支出,对利润的追求导致华尔街投资者从页岩油行业撤出他们的部队。

美国金融服务公司CowenCo表示,预计2019年页岩油生产商的支出将比2018年减少约40亿美元。到目前为止,Cowen追踪的21家勘探和生产公司发布了2020年资本支出指南(其中15家预计会下降,5家预计会增长,1家预计保持不变),2020年资本支出预计将同比下降13%。

页岩油生产商连续两年削减资本支出可能意味着美国石油钻井数量将继续下降(截至12月6日的一周,石油钻井数量已连续13个月下降)。

同时,钻井平台数量的减少抑制了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长。从时间上看,美国原油产量比钻机落后3个月。因此,美国原油产量的增长将继续受到挤压。

自2018年以来,全球原油价格上涨的90%以上

12月13日,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美国非常接近与中国达成贸易协定。

总体而言,本周的风险事件发展良好,这与国家财政委员会早先的观点基本一致,即“宏观数据反弹”和“关系发展良好”。虽然基本面良好,但宏观乐观情绪有助于油价上涨。

但与此同时,投资者仍需保持警惕。全球经济仍缺乏强有力的证据来探底。贸易关系的演变仍然不排除戏剧性逆转的可能性。

注:本文节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