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穿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五大谎言

  • 日期:01-19
  • 点击:(1362)


新华社北京12月12日电第:期戳穿日本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五个谎言

新华社记者

今年是南京大屠杀80周年。80年前寒冷的冬天,日本侵略者占领南京后,他们焚烧、杀害、强奸并犯下各种罪行,杀害了30万中国士兵和平民,震惊世界。

历史早已将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钉在耻辱柱上。然而,在日本,总有一些势力试图否认南京大屠杀。特别是近年来,随着日本政治和社会右倾化的加剧,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行再次猖獗,手段也更加多样。

2015年,在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国际咨询委员会审查《南京大屠杀档案》期间,日本当局使用威胁暂停支付会费和其他手段阻挠。

2016年,日本教育、文化、体育和科学省批准的一些高中教科书回避了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人数,只是含糊地处理了“大量”一词。

今年早些时候,日本APA集团被揭露在其连锁酒店中公开放置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书籍。近日,媒体还曝光,日本已派议员游说反对加拿大安大略省议会设立“南京大屠杀纪念日”。

不仅日本当局,日本社会也对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保密。右翼学者和政治家散布似是而非的“论据”来支持他们的谬论。一些所谓的舆论领袖和右翼媒体帮助说服了许多对侵略历史知之甚少的日本人。

然而,日本也有一群正直的人,他们长期致力于调查和研究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相,并坚决反对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右翼势力的谎言。新华社记者最近访问了南京大屠杀的一些有代表性的专家和历史学家。他们用无可辩驳的事实和论据揭穿了日本右翼势力试图编造和传播的五大谎言。

夏淑琴,生于1929年5月5日。1937年12月13日上午,一群日本士兵来到夏淑琴的家,开枪打死了房子的主人和她的父亲,抢走了她母亲怀里的一岁妹妹,倒在地上,轮奸了她的母亲,并用刺刀刺死了她。在隔壁房间,日本士兵开枪打死了她的祖父和祖母,强奸并杀害了她的两个姐妹。夏淑琴被日本士兵用刺刀在背后捅了三刀,然后晕倒了。在9名家庭成员中,7人被日本士兵屠杀,只有8岁的夏淑琴和4岁的妹妹幸存下来。新华社记者韩玉清/陈琮英为报复日本,在“东京审判”(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中获胜的国家捏造了“谎言:南京大屠杀”。参与审判的印度法官主张无罪释放被告。

在东京审判日本侵略战争历史学家森郑潇:期间,南京大屠杀的11名幸存者出庭作证,还有来自“难民区”(国际安全区)的“第三方”,如美国牧师玛吉、威尔医生和金陵大学的贝茨教授。除了出庭证人的证词之外,还有许多证人的宣誓证词,以及来自"难民区"的材料、法庭尸检报告、慈善组织的埋葬记录、拉比的书面诉状等。证据足够了。

Yoshida Yu:一桥大学历史教授,印度法官Pal声称被告无罪,因为他认为英国和法国等胜利者没有资格审判战败者。但事实上,帕尔也承认日本在被占领土上犯下了战争罪。日本右翼将帕尔的主张断章取义,故意简化,以证明“日本的清白”。

东京审判中国检察官向哲英的儿子、上海交通大学东京审判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向龙湾指出,东京审判强调证人和物证,被告也享有充分的权利,检察官和辩护人员国际化。在审判过程中,有大量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证人和物证,其中外国人的证词尤其令人信服。

位于北纬2 :度

历史学家、东京大学名誉教授石井明仁:事实上,南京大屠杀是由当时留在南京的外国媒体记者报道的,引起国际社会谴责日本。问题是在日本,由于舆论受到严格控制,日本媒体根本没有报道事件的真相,所以日本人民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日本的残暴。

南京大屠杀和国际和平研究所学者胡卓然发现的最新历史数据显示,当时的美国海军部长诺克斯表达了国际反法西斯阵营对1943年大屠杀的共同愤慨,并将其与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并列。这证明南京大屠杀自发生以来已被国内外日军视为一场严重的暴行。

谎言:南京当时只有20万人口。南京大屠杀的受害者不可能有30万人。

Yoshida Yu:根据1937年11月23日南京市政府给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一封信,当时南京特殊城市大约有50万人。此外,还有大约15万军队守卫南京。因此,说南京只有20万人是绝对错误的。

松冈欢:南京大屠杀历史学家,日本明心协会主席,说只有20万人真正提到南京的“难民区”(国际安全区)。右翼分子在谈论这个时没有提到“难民区”。事实上,“难民区”只是南京市的一小部分,并不代表整个城市。

森正晓:《崇山堂和洪万子学会的记录》(当时处理尸体)显示,仅这两个团体就处理了大约15万具尸体。考虑到长江沿岸发生了大量大规模屠杀,许多尸体在没有统计的情况下被扔进了河里,受害者人数接近30万。

中国抗日战争史协会副主席朱成山指出,30万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犯下的暴行是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战犯军事法庭确认的法律事实。根据后来发现的各种数据,这场大屠杀一定杀死了30多万人,而且“只是更多,而不是更少”

谎言4,333,360“百杀”谋杀竞赛是当时日本媒体发明的,不能成为南京大屠杀的一个例子。

Yoshida Yu :所谓的“100人斩首”比赛最初由《纽约时报》(现《芝加哥每日新闻》)报道,也由其他媒体报道。大约是两个日本二副,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去南京的路上竞争谁先杀了中国人。这两个人在紫金山战役中得到了“106比105”的结果,但无法判断谁先杀了100多人,并开始了“150人斩首”的比赛。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记者本多西奇(Ben Dozenichi),《东京日日新闻》,在他的作品中写了南京大屠杀,包括《百名杀手》的比赛。后来,他们对京和野田的后代提起诉讼,控告《每日新闻》 《朝日新闻》和本多艺声损害了他们祖先的名誉,最终被判败诉。

森正晓:有人声称对威尔斯和野田的“百人斩”比赛是一种战斗行为,被媒体夸大了,这不是事实。其他人说,如果日本刀不能切割100个人,它们将会失败。Bendogan和《每日新闻》(在上述诉讼中)认为,并非所有的杀戮都发生在战斗中,许多被俘或被俘的农民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被杀害,因此杀死100多人并不困难。原告的辩护律师是前国防部长稻田朋美,他也声称南京大屠杀不存在。但是法院判决原告败诉。

松冈戒指:不仅在当时被媒体报道,而且双方在回家后亲自告诉家人他们“在战斗中杀死了100多人”。根据我多年访问日本侵华老兵得到的信息,虽然当时日本军队也用刀杀了中国士兵,但在更多情况下,所谓“杀敌”实际上是一种抢夺当地农民“试刀”的残忍行为。

朱成山指出,南京抗日军事法庭

当时,森正孝:有一些士兵放弃军装,换上便服,但目的不是为了战斗,而是为了逃避日军的暴政。这些人失去了抵抗能力,被日军俘虏了。当时,日本军队没有留下任何活着的囚犯,并将立即处决他们。他们大多数人在长江边被屠杀。在这方面有无数的记录和证词。日本当时已经加入《朝日新闻》,其中明确规定囚犯应受到人道待遇。日本军队的做法完全违反了这一公约。

石井明仁:有历史数据证明,日本军队曾经闯入当时由欧美管理的国际安全区,抓获并杀害了许多士兵和平民。在南京市,日军还滥杀无辜。国际法规定囚犯和平民不能被杀害。日本声称杀害了伪装成平民的便衣士兵,这是逃避责任的诡辩。

朱成山指出,根据《每日新闻》,当中国士兵放下武器时,他们应该被视为囚犯,不管他们是否换上便服。特别是国际安全区不允许携带武器进入,因此日本人在那里扣押和杀害所谓的“便衣士兵”是完全违反国际法的。(作家记者:刘赞、冯吴勇;参与记者王克佳、汀洋、邓敏、马正、蒋芳)

责任编辑:黄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