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向空间求生背后:大悦城店日营收不足千元,9成书店无收入来源

  • 日期:03-08
  • 点击:(1016)


2020

2月24日,“单行道书店”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这封名为《走出孤岛 保卫书店丨坚持了 15 年的单向求众筹续命》的求救信。

在信中,许知远写道:“疫情长期没有结束,书店无法支持。”在这封信中,估计宇宙空间书店二月份的收入将比前几年骤降80%。因此,单向空间书店推出了这个会员计划,并推出了最后的自助行动。

单向空间实体空间开发部总经理吴燕萍表示,单向空间希望将该计划视为会员阅读服务的预售,并将以储值卡、荣誉会员和出版物的形式返还给读者。

天眼信息显示单轴空间成立于2005年底,由媒体人魏昱和许知远共同创建。2014年,单轴空间从智信资本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首轮融资。

自2005年成立以来,单向空间经历了两次变革,一次是从单一书店到文化空间,然后是在线和离线内容制作组织。创始人之一张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你不能靠卖书赚几美元,但书店的定位可以利用文化市场。”“爆发”下的成员计划突发事件打乱了单向空间24小时的节奏。从1月24日起,宇宙空间旗下的四家商店相继关闭。截至2月24日,北京东风店、杭州乐迪港务店和秦皇岛安纳亚店均已关闭。只有北京朝阳欢乐城店已经恢复营业。

根据单向空间求救信,目前,欢乐城书店的总流量仅为正常日流量的十分之一,书店平均每天只能卖出15本书。据估计,与前几年相比,二月份书店的收入将骤降80%。"对于一个已经盈利微薄的行业来说,这意味着绝望."信上说。

据吴燕萍称,欢乐城商店是单向空间中最赚钱的商店之一。它的平均效率可以达到1200-1300元左右,而现在整个商店每天只有1000元左右的营业额。

2月24日下午,人工智能财经发现单向空间欢乐城商店只有2名店员在值班,大约有10名顾客在摊位上休息,4名顾客在挑选书籍。一名店员告诉《人工智能财经》,由于今天的恐吓信,来单行道喝咖啡和看书的顾客数量明显高于前几天,但买书的读者数量仍然很少,今天的销量保持在10本左右。

map/vision china

单向空间方?嫱嘎叮诠サ囊桓鲈吕铮榈晖ü髦滞缙教ń艏笨沽舜⒅嫡劭邸⒃谙咧辈ァ⑼哦咏ㄉ琛⒍未匆档却傧疃招跷ⅲ看未傧荒艽醇赴僭氖杖耄踔烈惶斓闹蛋嗳嗽惫ぷ识疾还弧?

吴燕萍告诉人工智能财经,疫情的爆发加速了现金流的消耗。基于这种令人沮丧的表现,环球推出了这个会员计划。读者可以通过微信小程序参与50元、200元、600元、2000元和8000元的不同额度。

据介绍,这五个众筹梯度是根据读者以前在书店或网上书店的购书习惯设定的。除了50元的单向日历,所有其他摊位都提供储值卡和出版物以回报读者。这个8000元的摊位还增加了一个2020年的单次阅读荣誉出版商计划,在线购买需要4800元。

"事实上,我们希望将该计划定义为售前活动。我们的荣誉会员、储值卡、出版物和单向日历将在计划结束后陆续发送给读者。一方面,这项活动增加了书店的现金流,并给了读者尽可能多的反馈。吴燕萍说。

吴燕萍告诉人工智能财经,他仍然有信心在这场流行病中幸存下来。“我们至少会克

2月5日,“书店银行”对1000多家实体书店进行了问卷调查和分析。91.97%的书店几乎没有收入来源,37.02%的书店资本储备不足一个月,42.02%的书店资本储备不足三个月。受疫情影响最大的群体是中小型实体书店。租金、人事费、货款和贷款在图书销售结束时累计。

吴燕萍告诉人工智能财经,由于疫情的影响,单向空间现金流可以持续3个月左右,所以这个会员计划实际上是为了补充书店的现金流。“不可能没有时间,文件会被切断,然后我们会再做一次,那就太晚了。”

受疫情影响的不止是单向空间。2月4日,广州第一家24小时营业的书店1200书店首次在夜间关灯。

根据界面新闻报道,从春节到2月的前两周,其在中国的一半以上的商店都关门了,没有任何收入来源。勉强维持营业的商店收入也很低,甚至不到正常收入的十分之一。毫不奇怪,所有的商店都会在二月份亏损。

Photo/vision China

2月15日,1200书店创始人刘尔峰也通过微信公众号向读者发出了“求救信”。读者可以购买1200张书店储值卡、帆布袋或装有书籍和文具的“盲人礼品袋”。

一位说了几句话的投资者也告诉人工智能财经,财务压力也很大。

一些出版商告诉人工智能财经,书店是整个出版业的最下游。单向街和1200书店,作为私人书店的领导者,此时表达了他们的帮助。其他中小型实体书店将?蛹枘眩龀霭娌盗唇萑肓;?

上述人士说,“一本书的成本大约是价格的30%,价格高于30%的部分由出版社和书店分摊。实体书店的购买价格在55%到75%之间。从市场行为的角度来看,最低的折扣是20%左右,这相对来说是一个可以让出版机构和书店收支平衡的数字。因此,当书店经营困难,需要打折出售时,这也是对上游出版社的一种伤害。”

作为最无利可图的零售形式,传统书店几乎没有主营业务,只有单一的盈利模式。近年来,它们已经成为受到网上商店冲击的最明显的零售形式之一。整个出版业都在探索新的方式来经营书店。许多装饰精美的书店被授予“最美书店”的称号。

单向空间一直被定义为“一个公共和开放的讨论空间”,每年有超过500个主题沙龙活动。1200书店还长期举办读书、看电影等沙龙活动,并为背包客提供过夜的场所。

吴燕萍说开书店本身就是一种商业行为,公众会给它更多的感受,或者作为一个避风的地方。但最终,作为一家书店,有内容来承载空间是必要的,而不仅仅是装饰精美。

"单向空间杭州店在2019年举办了270场文化沙龙活动,每场活动都传达了不同的内容。不管书店是不是一个读卡器或者有什么东西可以携带,这都是单向的。”吴燕萍说。

从《财经天下》周刊开始,我们致力于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以及传统媒体的现实主义精神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本文由派克从媒体和作者处发布。它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汹涌的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汹涌的新闻只提供了一个信息发布平台。

本文由派克从媒体和作者处发布。它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代表汹涌的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汹涌的新闻只提供了一个信息发布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