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火灾能促成全球气候行动吗?

  • 日期:03-10
  • 点击:(1649)


人们为树袋熊编织的特殊靴子。资料来源:《自然·气候变化》

生态研究场所火灾损害。照片来源:《自然·气候变化》

极端天气事件导致研究基础设施和设备损坏。图片来源:《自然·气候变化》全球技术创新治理⑧

截至2020年1月中旬的统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的森林大火已经烧毁了澳大利亚南部1000多万公顷的土地。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火对人类健康、基础设施和野生动物产生了重大影响。

24日,英国杂志《自然·气候变化》发表了一篇权威性的社论,以几篇关于澳大利亚森林火灾的评论文章、通讯文章和社论的形式讨论了火灾的影响和相关的全球反应。

火灾对气候变化研究有什么影响

本杰明桑德森和欧洲科学计算与研究中心的其他人在一篇题为“呼唤气候科学”的评论中回顾了最新的气候模型,并想知道他们是否能预测新南威尔士的火灾。科学家指出,为了提高应对极端火灾事件的能力,研究人员需要尽快将气候科学建模的不确定性转化为有效的指导,防止过度自信。

文章说如果地球系统模型不能“捕捉”澳大利亚火灾的严重性,那么就迫切需要进一步的发展来评估我们是否低估了风险。

在另一篇评论中,皇家墨尔本理工学院城市研究中心的科学家劳伦理查兹和詹姆斯沃森讨论了火灾对当前气候变化研究的影响,以及科学家和研究机构需要如何对这类事件做出快速反应。

他们指出生命和财产损失、生态破坏、生计服务中断、巨额保险费用、公众的精神健康问题等。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并记录了气候变化的影响,这种影响的预测和解决是由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进行的。然而,这项研究本身远不能免受气候变化的影响,应该考虑到这种影响对相关研究的不断升级的威胁。为了减少这一漏洞,迫切需要个体研究者和群体去适应大规模的计划和机构,否则这些研究者的价值将被削弱。

公众支持气候变化行动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地理学院的研究员莱斯利海德发表了一篇评论,探讨火灾是否有助于气候变化行动,或者这种火灾是否会被视为“新常态”。他指出,这场灾难性的火灾已经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应。公众支持采取变革性气候变化行动,并应意识到此时的潜力。与此同时,公众应该表达、认识而不是抑制对气候变化的情绪反应。

一些科学家关注并讨论了火灾对森林生物群落造成的破坏,并研究了导致该地区降雨的自然气候模式。

橡树岭国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发表的通讯文章,如韩立特耶格尔和查尔斯康沃尔,研究了国际社会对澳大利亚火灾的反应。

这篇文章指出,随着气候变得越来越温暖和干燥,未来森林火灾的风险将呈指数级增长。这场大火永久性地改变了澳大利亚大陆的生态,并将激励人们进一步致力于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此外,我们应该看到世界做出的“全球反应”。拯救受伤野生动物的个人行动(例如为树袋熊编织特殊靴子)展示了全球帮助澳大利亚动物的努力。然而,他们将个人援助与减缓气候变化以保护物种和生物多样性所需的措施进行了比较,并认为受伤动物的小规模康复与减少灭绝物种数量所需的大规模气候适应之间存在着规模失衡。

展望气候变化的前沿

一篇题为《在火线中》的社论文章同时发表。文章说,澳大利亚的火灾导致当地和全球人民一致呼吁加大努力缓解气候变化。澳大利亚大火的新闻报道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援助,报道了对人类福祉、基础设施和野生动物的毁灭性影响。这种团结应该伴随着对澳大利亚气候政策的批评和对世界领导人的紧急信号。

火的异常程度

社论说,“面对这场大火,澳大利亚无疑值得同情和支持。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把目光转向处于气候变化前沿的其他地方,在共同推动气候行动的过程中讲述他们的故事。”

文章说,尽管“捕捉”这种火灾对气候模型的影响在当前的科学研究能力下仍然是一个挑战,但它也预示着一个更好的预警系统即将到来。此类极端灾害的发生率正在上升,人们对相关问题的认识也在提高。(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