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 | “幸福感比规模更重要!”一家日本二手书企业的另类转型

  • 日期:03-12
  • 点击:(1003)


VALUE BOOKS是长野县上田市的一家二手图书公司,它正在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挑战一个难题,即如何“复兴”许多被遗弃的书籍。这个项目叫做“不能扔掉的书”

价值图书公司每天收到20,000本希望转手的书。其中一半无法定价,将被丢弃。价值图书再次筛选和分类这些图书,并以极低的价格出售或捐赠给有需要的地方。这一概念已被好的产品计划所认可,并实际参与了项目的扩展,例如在一些“劣质产品”商店出售由价值图书回收的旧书。为什么VELUE BOOKS会与社会产生共鸣?让我们找出秘密。

日本二手书店的转型

文|冲本伊凯(东学译)

VALUE BOOKS是一家主要在亚马逊等网站上销售二手书的企业。该公司的官方网站也有购买旧书的业务,每天可以收到大约2万本旧书。其中大约一半可以在网上转售。剩下的10,000本无法定价,绝大多数是“被丢弃的书”这些书可以作为再生纸被送到纸制品中进行回收,但是它们作为书的使命已经结束。

每天大约有10,000本书作为废纸被回收。95%的回收旧书将被用作再生纸,在大多数情况下,无法出售的书籍将被价值图书(VALUE BOOKS)接管,但它们不能无限期地存放在仓库里。

我们出售我们不能失去的书籍。

互联网市场上的图书价格不仅受存储状态和出版年份的影响,还受供需平衡的影响。大多数卖不出去的书不是因为糟糕的状态或者无聊的内容。"这是价值图书部主任中村说的. "“弃书”不仅发生在公司,也发生在大型二手书店。

VALUE BOOKS导演中村和易

VALUE BOOKS将重新筛选那些价值为零的书籍,让它们复活。例如,在"图书捐赠项目"中,选定的图书通过流动图书馆BOOKBUS送到当地小学。向受影响地区或学校儿童机构捐赠;在真正的实验商店“价值图书实验室”,它以100日元的低价出售3本袖珍版平装书。

BOOKBUS访问小学,让每个学生选择书籍

当然这样做是有代价的。价值图书目前的做法是由3到5名员工从上午9点到14点(包括午休时间)手动选择适合捐赠或接收渠道的图书。

选择适合接受者的书籍,按捐赠渠道进行分类,并“保存”书籍

在支付了这么多钱后,你为什么要坚持以“书籍即书籍”的方式流通呢原因很简单,只是觉得太糟糕了,不想浪费。此外,一本书还寄托了它的主人的一些想法。我认为应该有很多人因为空间有限和其他原因甚至不得不卖书,也希望被别人阅读。”中村和义说。

中村和易还提到,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他们会关心企业对书籍的态度因为VALUE BOOKS正在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在销售书籍时,它会优先考虑这家公司。我们希望达到这样的效果。“当然,从资源的角度来看,书籍只能在社会上使用更长的时间,而不会失去其作为书籍的价值。

与价值观书的方法产生共鸣的公司也出现了。推出“无印良品”的优秀产品策划公司在出售书籍的实体店为“不能扔掉的书”设立了专门的书架。目前,它在京都山子和共享星通信商店出售。负责人每月都会到上田市价值图书仓库挑选适合在MUJI商店存放的图书。

此外,在实验性实体商店“价值图书实验室”有4000至5000册“不情愿的书”出售。袖珍版、新书和漫画的售价为3册100日元,单行本和杂志的售价为1册50日元,大幅面和图画书的售价各为100日元。

打破二手书店的常规

VALUE BOOKS与二手书店的常规截然不同。

例如,在“charibon”项目中,他们根据评估的购买价值向公益组织捐赠等量的书籍。从图书销售商的角度来看,许多人的动机不是为了赚钱,而是被迫拥有有限的存储空间。在.之下

“福尔福尔图书”项目。捐赠图书的销售将用于资助上田市的公益活动。图书捐赠者可以从参与项目的合作组织中选择接受捐赠的组织。

此外,该公司还推出了“价值图书生态系统”,将一些旧书的销售返还给一些“只发行不会贬值的书”的出版商

VALUE BOOKS已经经营了十多年。他们从积累的数据中发现,“一些出版社出版的书,即使作为旧书流通,也能以原价的至少90%售出”。价值图书(VALUE BOOKS)旨在建立一个“图书流通系统”,通过将利润返还给出版可以长期阅读的图书的出版商来减少被丢弃的图书。

“增长不是企业的目标”

自2007年创业以来,价值图书赢得了许多用户的同情,企业也加速了增长。然而,创始人中村大树说,“我不再追求公司的绝望发展。我不认为公司的目标是扩大规模。”

中村说,“我没有把公司定位为二手书店。”设立价值图书的初衷是通过低价购买二手书籍来“谋生”,并通过转手获得一定的利润。

中村对于二手书的规章制度是个外行。他一直不受“二手书店”形式的限制,但在业务发展的同时,他根据需要搭建了相应的系统和硬件。

变革的转折点发生在三年前。“为了公司的发展,以牺牲员工的利益为代价,这种情况也发生在价值账簿上。所以我停止了练习。虽然我也是公司的股东,但追求利益并不是公司的主要目标。我认为重要的不是规模或发展,而是即使公司的规模缩小,每个人都能感到快乐。我希望创造这样的氛围。这也是公司的目标之一。”

公司的业绩增长在明显不以“发展”为目标后放缓。目前,该公司正在调整其组织结构,并希望创造一种环境,使每个人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而不受正式员工和合同工等社会制度的约束。

商业转型之谜

VALUE BOOK创始人中村大树

中村大树说:“游戏规则正在改变。”

"上一代的经验已经证明,一个成长并赚很多钱的公司不一定会幸福。当然,我们需要赚钱来谋生,但是我们今天面临的问题已经变成了如何快乐。

人口正在减少,书籍无法出售。整个市场正在萎缩。快速增长的商业时代已经结束。在今天的游戏规则中,“上市公司”或“行业第一”通常意味着劣势。因为上市公司的模式是,它们必须承诺自己的企业会发展,而销量最大的公司将首当其冲地承受市场萎缩的冲击。”

中村也分享了价值书籍对未来的展望。价值图书的使命是“创造一个环境,让日本和世界各地的每一个人都能自由读书、自由学习和享受生活”。实现这一使命的方法不再仅仅是“二手书”。正是因为它从旧书的管理开始,才更有可能找到更可持续的“书卖”、“书的制作方法”或“流通方法”。

目前,中村的重点是开发诸如存档、管理、个性化推荐和通过书架上的照片购买书籍等服务。这将是“书架扫描”服务的升级版,可以通过照片进行初步评估。

不要拘泥于二手书店和出版业的习惯或常识,不要被“发展与增长”这样的强制默许的概念所束缚,而要坚持“企业可以让每个人都感到舒适,可以赚到维持生计所需的钱,可以快乐而不强迫自己”这样的诚实理念。这种态度在公司里不会被谈论。因为价值手册一直是所有员工和利益相关者“感到遗憾”的天真想法。也许这就是价值图书引起社会共鸣的商业转型的秘密。

这篇文章是在斯坦福社会创新评论的授权下重印的